• 陳千武詩作中的鄉士意象

關於陳千武

陳千武(1922-2012),本名陳武雄,號桓夫。生於南投縣名間鄉弓鞋。,父親陳福來為名間庄役所農業技士,母親吳甘,下有2個弟弟、4個妹妹。
14歲進入台中一中就讀五年制中學,因日治時期學校禁止學生參加校外藝文活動,故以「千武」為筆名發表日文詩作,間亦使用「春岡咲人」、「千衣子」等筆名,日治時期台中一中畢業。
二次世界大戰時被徵為「台灣特別志願兵」,參與南太平洋戰區作戰。曾任豐原製麻會社監工,戰爭結束回台後,曾任八仙山林場人事管理、台中市政府庶務股長,籌設全台首座文化中心並擔任主任、文英館館長至1987年6月退休。
1939年8月開始在《台灣新民報》等刊物,發表日文創作。戰後自習華文,於1958年開始華文創作,並參與創辦台灣第一本本土詩刊《笠》詩刊,負責詩刊之編輯、經理業務,推動台灣新詩文學之發展三十年。歷任台灣筆會會長、台灣省兒童文學協會理事長。
著作等身,有詩集《不眠的眼》等多種、小說《獵女犯》、《活著回來》、文學評論、兒童文學及翻譯等多種。曾獲笠詩獎翻譯獎、吳濁流文學獎、洪醒夫小說獎、國家文藝翻譯成就獎、日本翻譯家協會翻譯特別功勞賞、台中市大墩文學貢獻獎、南投縣文學貢獻獎、國家文藝獎文學類、台灣文學家牛津獎,2012年逝世後獲總統頒發褒揚令。
作品廣見於詩、小說、文學評論、兒童文學、譯介,並跨越中、日、韓等國語言,為國內外文壇少見全方位作家。

◆文學詩路◆
陳千武的母親吳甘女士飽讀中國歷史章回小說,以《三字經》引導襁褓時的陳千武接觸漢學,在詩作〈在母親的腹中〉「…在母親的腹中,我底歷史早已開始蠕動…」,描述了遺傳自母親的漢學基因。
就讀台中一中期間,著迷於吉川英治小說,開始大量閱讀文學作品;結識《台灣文藝》發起人之一的中央書局經理張星建而接觸這份雜誌,得知台灣有自己的作家、自己的文藝,這段因緣牽引陳千武立下「要創造屬於台灣人自己的文學」的使命,播下文學志向的種子。
1939年第一篇日文詩作〈夏深夜之一刻〉在黃得時主編的《台灣新民報‧學藝欄》發表;受黃得時之邀參加「台灣文藝聯盟」會員大會時引介認識張文環、楊逵與葉陶夫婦。與文學作家們的接觸,增進了陳千武對台灣歷史意識的認知與感受,文學創作受到啟蒙鼓勵,開啟以「陳千武」為筆名的文學新詩創作生涯;詩作發表於《台灣文藝》、《台灣新聞報》、《興南新聞報》等。
1940年就讀台中一中五年級時,因反對日本皇民化運動改姓名政策,被校方以「隔離監禁、操行丁、軍訓丙」的處罰無法升學。在苦悶折難下更加沉迷於詩作,積極參加文學組織活動與文人交遊,即便徵召擔任台灣特別志願兵赴南洋作戰,在艱困的集中營裡也設法籌組「明台會」,主編《明台報》抒發情感。
由於親歷被異國殖民、勞工階層管理、二次大戰浴火體驗,在詩文創作中充分展現殖民經驗的苦悶與哀愁、對生命生死愛慾的體認、對現實體制的反思與批判、自我生命的關照與省察、勞動階層的關照。

◆國家文化建設推手陳千武◆
服務於台中市政府的陳千武向永豐餘紙業公司創辦的文英基金會籌募資金,以營造後轉移市府營運的方式設置的臺中市立文化中心於1976年啟用,成為社會教育、精神建設的核心場域,文化中心的價值意義受前總統蔣經國先生肯定,以此文化建設為藍本納入國家十二項建設一環,引起催生全國各縣市立文化中心之示範作用。

◆文藝耕耘及傳播◆
被日本政府徵召為特別志願兵遠赴南洋作戰,在1946年大戰結束等待返國期間,於雅加達集中營發起「明台會」、主編《明台報》共發行5期,是戰後初期珍貴文學刊物,也是當今史學研究者探知特別志願兵在南洋言行思想第一手史料。

陳千武歷任「笠」詩社經理、「台灣筆會」會長、「台灣現代詩人協會」顧問、「臺灣兒童文學協會」理事長;自1963年多方擔任文藝媒體《民聲日報‧文藝雙周刊》、台中縣《中堅》青年雜誌、《笠》詩雙月刊、《小學生詩集》、《亞洲現代詩集》主編等,對文學傳播貢獻卓著。
回上一頁
陳千武(1922-2012),本名陳武雄,號桓夫。生於南投縣名間鄉弓鞋。,父親陳福來為名間庄役所農業技士,母親吳甘,下有2個弟弟、4個妹妹。
14歲進入台中一中就讀五年制中學,因日治時期學校禁止學生參加校外藝文活動,故以「千武」為筆名發表日文詩作,間亦使用「春岡咲人」、「千衣子」等筆名,日治時期台中一中畢業。
二次世界大戰時被徵為「台灣特別志願兵」,參與南太平洋戰區作戰。曾任豐原製麻會社監工,戰爭結束回台後,曾任八仙山林場人事管理、台中市政府庶務股長,籌設全台首座文化中心並擔任主任、文英館館長至1987年6月退休。
1939年8月開始在《台灣新民報》等刊物,發表日文創作。戰後自習華文,於1958年開始華文創作,並參與創辦台灣第一本本土詩刊《笠》詩刊,負責詩刊之編輯、經理業務,推動台灣新詩文學之發展三十年。歷任台灣筆會會長、台灣省兒童文學協會理事長。
著作等身,有詩集《不眠的眼》等多種、小說《獵女犯》、《活著回來》、文學評論、兒童文學及翻譯等多種。曾獲笠詩獎翻譯獎、吳濁流文學獎、洪醒夫小說獎、國家文藝翻譯成就獎、日本翻譯家協會翻譯特別功勞賞、台中市大墩文學貢獻獎、南投縣文學貢獻獎、國家文藝獎文學類、台灣文學家牛津獎,2012年逝世後獲總統頒發褒揚令。
作品廣見於詩、小說、文學評論、兒童文學、譯介,並跨越中、日、韓等國語言,為國內外文壇少見全方位作家。

◆文學詩路◆
陳千武的母親吳甘女士飽讀中國歷史章回小說,以《三字經》引導襁褓時的陳千武接觸漢學,在詩作〈在母親的腹中〉「…在母親的腹中,我底歷史早已開始蠕動…」,描述了遺傳自母親的漢學基因。
就讀台中一中期間,著迷於吉川英治小說,開始大量閱讀文學作品;結識《台灣文藝》發起人之一的中央書局經理張星建而接觸這份雜誌,得知台灣有自己的作家、自己的文藝,這段因緣牽引陳千武立下「要創造屬於台灣人自己的文學」的使命,播下文學志向的種子。
1939年第一篇日文詩作〈夏深夜之一刻〉在黃得時主編的《台灣新民報‧學藝欄》發表;受黃得時之邀參加「台灣文藝聯盟」會員大會時引介認識張文環、楊逵與葉陶夫婦。與文學作家們的接觸,增進了陳千武對台灣歷史意識的認知與感受,文學創作受到啟蒙鼓勵,開啟以「陳千武」為筆名的文學新詩創作生涯;詩作發表於《台灣文藝》、《台灣新聞報》、《興南新聞報》等。
1940年就讀台中一中五年級時,因反對日本皇民化運動改姓名政策,被校方以「隔離監禁、操行丁、軍訓丙」的處罰無法升學。在苦悶折難下更加沉迷於詩作,積極參加文學組織活動與文人交遊,即便徵召擔任台灣特別志願兵赴南洋作戰,在艱困的集中營裡也設法籌組「明台會」,主編《明台報》抒發情感。
由於親歷被異國殖民、勞工階層管理、二次大戰浴火體驗,在詩文創作中充分展現殖民經驗的苦悶與哀愁、對生命生死愛慾的體認、對現實體制的反思與批判、自我生命的關照與省察、勞動階層的關照。

◆國家文化建設推手陳千武◆
服務於台中市政府的陳千武向永豐餘紙業公司創辦的文英基金會籌募資金,以營造後轉移市府營運的方式設置的臺中市立文化中心於1976年啟用,成為社會教育、精神建設的核心場域,文化中心的價值意義受前總統蔣經國先生肯定,以此文化建設為藍本納入國家十二項建設一環,引起催生全國各縣市立文化中心之示範作用。

◆文藝耕耘及傳播◆
被日本政府徵召為特別志願兵遠赴南洋作戰,在1946年大戰結束等待返國期間,於雅加達集中營發起「明台會」、主編《明台報》共發行5期,是戰後初期珍貴文學刊物,也是當今史學研究者探知特別志願兵在南洋言行思想第一手史料。

陳千武歷任「笠」詩社經理、「台灣筆會」會長、「台灣現代詩人協會」顧問、「臺灣兒童文學協會」理事長;自1963年多方擔任文藝媒體《民聲日報‧文藝雙周刊》、台中縣《中堅》青年雜誌、《笠》詩雙月刊、《小學生詩集》、《亞洲現代詩集》主編等,對文學傳播貢獻卓著。